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高都语文高效 的博客

成就学生,成就自我

 
 
 

日志

 
 

语文老师,且把智慧用在学生身上  

2013-04-03 09:14:01|  分类: 案例反思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老师,且把智慧用在学生身上

——“经典素读”和“海量阅读”给语文教师的启示

叶根娟

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又觉得唯有这样的大手笔,才能真正实现“和内容分析说再见”,“让学于生”以及“致力于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等教学主张。还有什么比“学生个个学好语文”更让语文老师欢喜的呢?

——作者语

当下的语文评课多数停留在教学程式、教学方法、教师自身素养上,诸如“结构是否合理、教学节奏是否适当、过渡是否自然、导入是否精妙、过程是否流畅、收尾是否耐人寻味”等等让老师们绞尽脑汁,熬尽黑发。可是,我们自鸣得意的精妙设计、热闹互动的氛围到底于学生价值几何,却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学生真的在我们倾力倾情之下形成了相应的语文能力吗?惟有能扎扎实实地带学生读写,并能全面提升学生语文素养的老师,才是真正优秀的语文老师。像陈琴、韩兴娥这样的老师尽管没上过什么异地的公开课,她们的课堂操作水平不比我们高,她们的普通话不比我们标准,但她们平日里扎扎实实带领学生大量阅读,培养出来的学生个个满腹经纶,出口成章,这才是真功夫,这才是真语文。

与她们相比,我们备一堂公开课成本太高了。且不说那些花枝招展的课件即将闪亮登场,就是设计教学过渡语也把你累得够呛,还要预设学生的种种反应,以及自己对学生反应的反应。囿于内容,又为形式所缚,终是和“内容分析”说不了再见。且看《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一文,百般解读,千般设计,逃脱不出在“洋人欺负中国人”这一大段落里打圈的境地,也规避不了诸如“华人不得如内”等三五个资料的补充,甚至连所选的音乐,都是“英雄所见略同”。上《伯牙绝弦》几乎都要动情范读,一声“子期死”已叫人断肠,再补充材料,“三尺瑶琴为——君———死”,硬是把听课者的心都拧断了。教师对文本的深度解读与课堂结构、学习时空存在着一定的矛盾,教师与学生之间存在着一条情感的鸿沟。无论老师上得多动情,若有三分之一的学生无动于衷,走神,了无所获,没有得到老师的关注,就绝对不是一堂好课。因此,让人感佩之余,忽觉无语:

此番景象如何与“内容分析”说得了再见,说又有何用,转身而去,我们看到的只是一个尴尬的背影。众多语文教师依然不知自己在教什么,该教什么。到教学班里去听课吧,谁教的学生语文能力最强,素养最高,谁就是真正的语文教学高手。事实上,是和假假的“公开课”说再见的时候了。

一、“经典素读”和“海量阅读”

这是两个语文实验的名字,代表者分别是陈琴和韩兴娥。小语界习惯把她们的名字连在一起,因为两人有着相似的人生轨迹。十年磨一剑,默默耕耘和操守,直至有一天,她们打磨的“宝物”——学生光芒四射,方才雄鸡一唱东方白。连这两个实验的名字也不是她们自己起的。崔峦先生听了韩兴娥的课后感慨山东人太朴实:“孩子都出生6年了(大量阅读实验进行6年了),而且养得白白胖胖聪明可爱,却连个名字都没有起。”李振村先生发现人群中的陈琴时,觉得她“如泥土一般朴实:三十多岁,中等个,独处一隅时,几乎让人感觉不到她的存在”,但她的学生,个个手不释卷、遍读经典,什么《大学》《中庸》,什么《论语》《孟子》,更不用说唐诗宋词,举凡名篇名句,他们大多能出口成诵,滔滔不绝,左右逢源;语文课的学习更是举重若轻,挥洒自如,令人惊叹。

何谓“经典素读”素读训练,就是中国自汉朝以来一直运行着的私塾的素读训练,不求甚解,不求理解,朗诵经典,对经典朗朗诵读,烂熟于心,达到脱口而出。

何谓“海量阅读”就是在几周内读完教材,然后全班共同在“课内” 阅读某一本“课外”读物,读完一本再换一本。没有固定的教材,任何健康有益的图书都可以为其所用。

听起来都像是天方夜谭。我暗思忖,做这等实验且成如此气候的老师,必定积淀深厚,气度恢弘,胆极大,功力极深,让人望其项背,高山仰止。

非常幸运。由于学校进行课程改革,我认识了她们,并得以近距离接触。一次次交往和相处中,我不断修改着我的认识,并慢慢形成心中的定义。

何谓陈琴的“经典素读”她有童子功打底,自成体系;她擅长吟诵,音域辽阔而深远。课堂上给孩子讲故事,带孩子吟诵,重记法,轻讲解,诵新篇,常温故。如《破阵子》里的“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在音调、语速和声势中,孩子们感受到了战场紧张激烈的气氛。不一定能说明白是什么意思,但能感觉这是打仗,马跑得快,箭射得快。就这么学,这么背,待孩子的头脑中储蓄了一些诗词,便可以自然地建立链接和滚动。如孩子读到《出塞》中“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一句的时候,他就立马想起《破阵子》里的“沙场秋点兵”,随着他的一吟诵,战场的金戈铁马,刀光剑影便被带到了新的学习内容中。

何谓韩兴娥的“海量阅读”她的“海量阅读”有三部曲,低年级读儿歌、韵语、小故事、各种版本的教材和古代蒙学读本。中年级读文选、古典诗词、成语、小说、传记。高年级读《中华五千年》、《世界五千年》、《论语》和《道德经》。韩老师用两周时间带孩子读完一册语文书,然后就在“汪洋大海” 里带他们读书,积累,增长。她用课堂把每个学生培养成了小书迷,自然就消灭了学困生。学生到四年级以后,家长和学校都不再关注成绩,考试不过是一次练习而已;除了循环日记外无课外作业;出口成章、下笔成文者不在少数;带着小学生给高中老师上公开课《论语》……这一个个神话,成就了学生,也幸福了她自己。

二、是什么成就了她们的学生?

究竟是什么成就了她们的学生?第一次听陈琴老师 “素读经典”讲座的时候,我感觉是她的个人魅力挟裹着万卷诗词倾倒了所有学生,所有听众。想跟学却觉得很难,自己已经错过了记忆的黄金时段,且不谙诗词格律,不懂吟唱之技,立志苦学都不一定赶得上她的一年级小学生。听了韩兴娥老师的“海量阅读”,发现韩老师真是“土得掉渣了”,她没有一句高深的话,老是叨念“我最讨厌别人来听课,我希望永远不要有人来听课”,她自曝除了读了一肚子小说外,诗歌、散文没存几篇。不懂经典,不是文学青年,竟至于《论语》,都不知何为“篇”何为“章”,如果参加评优课,她连学校的门都踏不出去。

就是这样的一个韩老师,一下子树立了我们的自信心。我们好像都比韩老师长得俊秀,说得头头是道,读得声情并茂,写得一手不错的板书,还上得出一些感佩四座的公开课。可我们的班级里总有一些让人着恼的学困生,那榆木疙瘩就是不开窍,还有一些调皮捣蛋拖作业的,又老做出一些让人血压骤升的事情来。韩老师也没认为她教的孩子比别人聪明,她甚至还笑说,教了书才知道“原来孩子是这么笨的”,自己生了孩子才知道“原来自己的孩子也聪明不到哪里去”。可她班上的孩子读了书后就出息,满腹经纶,出口成章,下笔万言,让人击节而叹。

“经典素读”、“海量阅读” 真是一味灵丹妙药吗?这当中一定蕴藏着许多教育教学的规律,值得我们所有的语文老师思考,琢磨和回味。什么是真正的智慧?慧于言者不为慧,慧于行者方为慧。智慧意味着以最佳的方式追求最高的目标,意味着能够在平凡中实现奇迹。

(一)智慧用在开发课程资源上——有自己的理解,自己的构建

新课程要求教师不能只做课程实施的执行者,更应该成为课程的建设者和开发者,至今许多人仍茫茫然视为畏途。一个普通的语文教师,为什么要有课程意识呢?木有本,水有源,树木所以能生长,必定是根木厚实;水流能畅通,必然是有涓涓不息的水源。我们生活的天地有多宽,学语文的天地就有多宽。好资源无处不在,看你怎么使用。崔峦在第二届华东六省一市教学观摩活动中指出“儿童阅读是语文课程的重要方面,建议把阅读安排在课堂里。学生从自己读书中学到的要远远比老师教的多。”

多年来,陈琴老师和韩兴娥老师都做着一件事——自主开发教材。首先是在已经走向市场的书籍里寻找。她们为了给孩子们推荐合适的读物,博览群书,各种版本的教材、儿歌、童谣、诗歌、小故事、绘本、诗歌、各类儿童文学读本、国学经典等,都筛滤了一遍。她们带着赋有“种子能量”的材料进入课堂,使课堂变成了一片水草丰茂的地方,而她们只是远远地在一边,放牧着快乐的羊群。有一套《汉文化启蒙教育》教材深得陈琴老师喜欢,韵律拼音、韵律识字和成语接龙,顺手拈来,即成佳本。韩兴娥老师很喜欢一本《成语故事》,后来不再版了,她觉得可惜,专门去找出版社要求再印,她负责宣传,人家还不当真。

当市场满足不了自己的需求,她们很快就萌生了自己编写教材的念头。韩老师有很多宝贝,什么多音字儿歌、绕口令儿歌、成语接龙、对联、谚语颠倒歌都是她自己编写的,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这东西管用,编的时候也苦,编完了就省心。”眼下,陈琴老师案头上放着一套《吴姐姐讲历史故事》,还有钱文忠先生解读的《弟子规》、《三字经》等书,她说:“这些都是很好的资源,人家做出来了,我们要把它用起来,变成我们的课程资源。我有许多经典诵读的内容,你们也有自己的校本阅读教材,在短期内实现并轨,变成我们学生天天坚持的诵读教材,受益会很大。”

这让我想到了一个事实:美国只有课程标准,小学里没有统一的语文教材,都是老师自己根据课程标准自主开发教材。美国小学语文教师纳西说:“学生很喜欢阅读。实际上,我们的书还不能满足他们的需求。教室的图书馆至少应保证人均十本书。此外,这些书的涉及面要尽量广,以适应学生各种不同的阅读喜好和阅读水平。”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努力迈出新步。我们主张的“单元整组教学”强调学习资源的整合与生成,着眼于语文学习的综合性、实践性,重视学生“学”的过程,强调一个时段内语文实践活动的“整体推进”,以求实现语文素养的整体提高。目前,我们的语文课程在进行新一轮的改革。本以为打破一本教材教到底的格局,从既定课时里拿出一半时间来“读选编材料”已经是石破天惊了:围绕教材展开的课程称为“种子课程”,群文阅读和整本书阅读称为“生长课程”,还开辟了“小古文课程”,“影视课程”等。这样颠覆传统的做法让周边学校吃惊不小,我们也自觉步子已经迈得很大,而现在看来,分明是小巫见大巫了。

陈、韩两位老师几乎都在两三周时间里结束了统一教材的教学,余下十几周里上的都是自主开发的阅读教材。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但又觉得唯有这样的大手笔,才能真正实现“和内容分析说再见”,“让学于生”以及“致力于提高学生的语文素养”等教学主张。还有什么比“学生个个学好语文”更让语文老师欢喜的呢?

(二)智慧用在保证学习时空上——释放学习力,发展学习力

教育是需要弹性和空间的。这弹性和空间,为孩子的丰富性、多样性、差异性提供了发展的机会,为教师善待学生的错误,激活动态生成提供了无限可能。不能否认的一点,我们在众多的课堂上,只是为一部分人提供发展空间。公开课上,我们发展的主要是优等生;复习课上,我们面对的主要是学困生。无数的语文课堂上,我们拘泥于一篇教材,一纸教案,一个课件,学生被闲置被边缘的情况比比皆是。

《第56号教室的奇迹》里,美国的传奇教师雷夫.艾斯奎斯认为“教育蕴含着无限可能,一间教室的容量可以是——无限。一间教室能给孩子们带来什么,取决于教室桌椅之外的空白处流动着什么。相同面貌的教室有的显得很小,让人感到局促和狭隘,有的显得很大,让人觉得有无限伸展的可能。教师的面貌,决定了教室的内容,教师的气度,决定了教室的容量。”他领会到教育的真谛,且致力于全方位全学科高质量地提供给孩子给养,成为了美国最有趣、最有影响力的教师。

陈老师的教室里,没有讲台,只有小舞台。课堂里,学生嘴没得空,要吟诵;手没得空,要指读;脚也没得空,经常要站起来舞动几下。一节课下来,运动量不小,每个学生都在课堂上很好地释放了学习力,没工夫做小动作。她的诗词教学运用“唱诗”法;像《论语》《孟子》等文言,运用“剧本”结构法;像《声律启蒙》《千字文》等韵文,依其节奏,设置为“快板”法、“小组接力”法等等。班级开展活泼多样的诵读活动,可以令“素读”做到“素”而不闷,“素”而有趣。更让人出乎意料的是,她的课上会有芭蕾舞训练,手鼓训练,古琴训练。她主张基础教育要进入一个人的所有范围,包括躯体、感情、意志和精神等领域,要多上艺术课、体育课和高级手工课等课程。她还希望孩子能在每个月里有集体游历的机会,因为丰富的体验,就像无数的星辰,构成了生命的美丽夜空,如果孩童时各种人生体验就寥若晨星,那么整个人生也会贫乏、苍白、羸弱。在她的课室里,空间灵活多变,学生可以根据学习的需要,随时随地变换位置,移动物品和桌椅等,这样一来,学习的形式更加多样。

崔峦说,教师教学过程中比较强势,牵引过度,学生缺少主动性,缺少自主学习、独立思考是新中国成立60年来长期积累下来没有解决的问题。韩老师几乎不讲。她总是在孩子面前示弱,在听课老师面前示弱,说自己这也不懂,那也不会。但她善于把自己的弱项转化为学生的强项。她“讷于言”,就让孩子们多表达;她觉得自己诵读水平差,就借助磁带;她写字不好看,就让学生描红……缺乏和放弃了自我表现,却促进和成就了学生的自我成长,为学生提供了更宽广的实践舞台。也许这是真正的强大,因为“最大的智慧存在于对事物价值的彻底了解之中”,因为她有自信,她懂语文是怎么回事儿。

《中华上下五千年》、《世界五千年》以及《论语》、《道德经》,我们都知道这些书的好处,也深知“得法于课内,得益于课外”的道理,但总感到孩子没时间看这些书,也没有耐心看这些书。可韩老师的课堂上做到了,她用语文课堂保证了每个孩子读好书读经典的时间。不论在哪个班级中,都会有一些学困生存在,为什么韩老师的班级里一到三年级就消灭了学困生?这要归功于读书。苏霍姆林斯基通过实践证明,改变后进生的方法,“最有效的就是扩大他们的阅读范围”,通过阅读,“让这些儿童的头脑里产生尽可能多的关于周围世界各种事物和现象的疑问……这是对他们进行智育教育的十分重要的条件”。极为严峻的现实是,学困生的时间被各科作业挤占,根本没时间投入阅读,于是踏上积重难返的漫漫长路。韩老师的“海量阅读”改变了内容分析式的教学模式,给足了所有孩子自能读书,自主发展的空间,善莫大焉!

(三)智慧用在追求教学实效上——清浅的领悟,丰富的运用

这之前,我印象中“简简单单教语文” 的名师有两位。一位是于永正老师,他微笑着说:“语文,没那么复杂,就三件事:读书,写字,作文。这三件事做好了,语文不好也难。这三件事做不好,语文要学好也难。”另一位是薛法根老师,他倡导“清简”教学,“清”就是目标要清楚,内容要清爽,板块要清晰;“简”就是环节要简约,方法要简便,语言要简洁。学生在课堂上要有所思,有所获,看得到发展的轨迹。

比之,陈老师的课堂结构和实际操作更简单。先来个课前背诵练兵。每个学生手里有一张背诵篇目,已经积累的儿歌,成语接龙,《三字经》、《弟子规》、诗词古文等,孩子分批上讲台打擂台。再出现一首新诗词,如李白的《草书歌行》,先给孩子们讲怀素刻苦练字的典故,笔冢、墨池的由来,以及张旭、王羲之的故事,然后听读两遍,放吟诵录音听两遍,学生边听边打节拍,一手指字,一手打节拍。接着带领孩子快速读三遍,跟着吟诵两遍。休息两分钟,用笔圈出今天已经认识的字教给大家,就好了。

韩老师的课更简单。韩老师的做法就是:“读”!全班读,听录音读,跟读,分小组读,个人表演读,接力读……读得滚瓜烂熟之后,就找有价值的片段或语句试着背一背。背诵的方式无非是:接力背,小组背,个人背……这一篇读熟了,问一两个核心问题加以指导,接着读下一篇。这样一个课时能学2—4课,两三周就能上完一本教材。难怪韩老师再三说“别来听我的课,我的课不好听。”她一定想,听课老师都是奔语文课的新味,鲜味去的,听她的课一定会大失所望:“听什么呀,听出了些什么呀?晕!”

为什么语文课可以上得这么简单,这么清浅?分析起来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其他学科所不具备的理由,文字里本身有着无穷的趣味,让孩子多读几遍,味儿就出来了。另一个就是只有简单的教学轨迹才符合孩童的身心发展规律。明末理学家陆世仪讲的一段话,读来字字如钟,入耳铿然:“凡人有记性,有悟性。自十五岁以前,物欲未染,知识未开,多记性,少悟性。十五岁后,知识既开,物欲既梁,则多悟性,少记性。故凡所当读书,皆当自十五岁前,使之熟读。”正所谓“离你越近的地方,路途越远”,在儿童的心力未发达之前,我们人为的复杂化,以为拂去了孩童心头的蒙蔽,却恰恰是扰乱了他们的心灵。

小学语文课堂里无需繁琐的讲解,只需清浅的领悟和记诵,那么老师的价值在哪里呢?最紧要的就是在学生的吸纳和表达之间架构起桥梁。对于学表达来说,这是最大的教学智慧。潘新和教授在《表现和存在》一书中说:能转化为“表现”的吸收,才是有意义的吸收。韩老师花力气在做的就是这件事情。你得让学生把学到的好东西用起来,一遍不够两遍,再不够三遍五遍。好的语段,就用镂空的方式背诵下来:

过一座小丘,穿过一道山谷。蝴蝶着跳舞,松鼠着脚步;小树着绿叶,绿叶着露珠;露珠在林中,变成朵朵蘑菇。

这段话中平平常常的动词在具体的语境中用得精妙极了,很难用语言分析透彻。对低年级小孩子来讲,他们也不会长时间听老师分析,让他们背诵之后略略一讲解就是最好的学习语言的方法。韩老师的“海量”阅读,并非一股脑儿不加选择地任由学生在汪洋大海中游泳,而是屏蔽掉一些对促进学生语言表达作用不大的语篇、语段,在最有“种子能量”的语言上做足文章。

再如文言起步阶段学《论语中的成语》:

1 .提供给学生自读材料:

子曰:“默而识(zhì,记住)之,学而不厌,诲人不倦(juàn),何有(有什么)于我哉(表示疑问的语气词,相当于‘吗、呢’)?”

2 .进行成语意思猜一猜:____ :专心学习,没有厌倦、满足的时候。形容勤奋好学;____ :耐心地教导别人,没有厌烦的情绪。

3.大显身手用成语:

王老师教育学生特别有耐心,对一些不遵守纪律、成绩不好的学生总是 地教导;要想在学习上取得好成绩,没有 的精神是不行的。

通过“自读—自测—运用” 三部曲,学生在丰富的运用中“有意义地吸收”了语言,将学习落到实处。这是一种建构知识的策略性学习。清代著名的学者张潮有一本小册子,叫《幽梦影》,里面有关读书的体会很多。他的其中一个观点是:“藏书不难,能看为难;看书不能,能读为难;读书不难,能用为难;用书不难,能记为难。”这几个浅显的字,揭示了语文教学规律:藏——看——读——用——记,值得语文老师思索。

(四)智慧用在实施有效评价上——谁教谁命题,学啥就测啥

戴在教师手上的镣铐的确有很多,考试制度、学校评价以及家长认可都可以算作其中一副。我曾经在《毕业班语文老师的总结》中写道:

在四五年级时,我常组织辩论会,常让孩子上台讲课,孩子们的能力很棒,口才很好。六年级了,感觉孩子们的感悟能力强了不少,但表现欲却不怎么强了。理想的学生到底应是怎样呢?《南方周末》上有这样一段话真是讲到我心坎里去了。“对老师上课讲的、书上看到的东西并不是无条件地接受,要批判思考,提出自己的问题或质疑,不会仅仅满足于课上所教,去广泛涉猎不同学科、不同角度的知识,培养自己对文化和社会的广阔理解力”。可是付诸实践却是太难了,因为老师和学生都会不断受到考试的牵制和左右。考试就像一个封建制度下的不近情面的家长,总是会无情地打断你们的节奏,迫着你们跟他走。我们都是被制度绑架了的渴盼着自由的人。

陈、韩两位老师却都用自己的努力,挣脱了她们手上的镣铐。韩老师有一句话很经典,“做好了,空间就有了。”陈琴老师坦言,“我有一个优势,就是学校领导交给我一个班,很放心我去把关。反正考试成绩又不差,也就没什么歧义了。我知道有些老师总是在领导们的监控下工作,这是不能伸展自如的事实。在这种环境下,老师要自己想办法破茧而出。让学生不要养成一种为考试而读书的心理,但学会应付考试是必要的。”

因为“教出来的学生成绩不错”,学校领导和家长就认可了。这说明考试评价只是评价中很有限的一部分,根本难不倒她们的学生;也说明她们走的道路是光明而广阔的,经得住各种测评和考验。

陈、韩两位老师实施的评价手段多半是非考试的。“海量阅读”的最大特点是“下不保底,上不封顶”,力求使学生“能飞的飞起来,能跑的跑起来,没有飞跑能力的也要一步一步向前走。班级中的学生无论资质如何,无论上学前有无识字基础,都能参与到海量阅读实验中,只不过达到的标准不一样。阅读能力最差的能达到一星级标准,最好的可以达到五星级、六星级、七星级……”

每学期结束,陈老师都会组织一场别开生面的亲子吟诵专场。有小主持人报幕,有各种形式的吟诵表演,有精彩的互动。不少家长感叹,这样的汇报活动真是太好了!她的主张是“谁教谁命题,学啥就测啥”,我们的目的不是要把学生考倒,而是让老师和学生找到学的信心,补上学的漏洞!因此在一年级上册期末,她给孩子们出的试卷上有这样的题目:

1.下面的诗文你都会背诵了,你还记得它们的作者是谁吗?连一连吧。

《春江花月夜》 (唐) 杜甫

《草书歌行》《将进酒》 席慕容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 (西班牙)西梅内斯

《四月 ?黄雀立在白杨上》 (唐)李白

《出塞曲》 (唐)张若虚

《与朱元思书》 (宋)周敦颐

《爱莲说》 (南朝梁)吴均

《诫子书》 (唐)刘禹锡

《陋室铭》 (三国)诸葛亮

《渔家傲?塞下秋来风景异》 (宋)辛弃疾

《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 (宋)范仲淹

2.下面的诗句出自哪一首诗歌,请你把序号填在( )里。

A、《短歌行》 B、《七步诗》 C、《敕勒川》 D、《岭上逢久别者又别》

E、《折杨柳歌辞》 F、《画鸡》 G、《题都城南庄》 H、《春江》I、《望月怀远》

1.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 ) 2.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3.健儿须快马,快马须健儿( ) 4.生平不敢轻言语,一叫千门万户开(

5.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 6.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

7.十年曾一别,征路此相逢( ) 8.乌蓬摇入潇湘路,才信春江是绿波(

9.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这样的题目小小一年级的学生对答如流,却令诸多大人望而却步。这还仅仅是个开始,孩子的学习潜力是不可估量的。韩老师手里有一本背诵星级评价手册,她说,别小看着这东西,可管用。上课了,她只须在教室里一坐,孩子们就开始自读背诵,可来劲了!大家可以想见,如果评价不匹配,势必会出现削足适履的尴尬局面,挫伤孩子的学习积极性。从课程开发到过程实施到评价改革,都需要教师的智慧。只有把智慧用到学生身上了,学生的语文学习才会真正见效。《华盛顿邮报》这么评说美雷夫.艾斯奎斯的成就,“如果每个教师都像艾斯奎斯那样,我们就不再需要标准化测试了,他独创的课程深受孩子们喜欢,把孩子们变成了爱学习的天使!”毫无疑问,在不以分数为唯一标准的评价体系里,综合素质评价得到了高度关注,教师更自信从容,孩子们也更健康阳光。

三、是什么成就了她们的今天?

“经典素读”和“海量阅读”利用儿童期的记忆高峰,积累下大量经典篇目,走出了这样一条简单、实效、事半功倍的语文学习之路。成果有目共睹。于永正老师有一个“猫论”,不管黑猫白帽,能抓到老鼠的就是好猫;不管用什么方法,能让学生喜欢读喜欢写的就是好方法。陶继新老师也表达相同的观点说:我想她(韩兴娥)的学生在初中高中的后劲会更大。

(一)最容易诞生成果的领地——每天所从事的工作。

且看陈琴新书《经典即人生:文字是修正灵魂的良药》上的一段话:

她貌不惊人,她踽踽独行,她曾经被认为根本不会教语文,她差点被剥夺做教师的资格,她一度对自己的教学能力心灰意冷,总之所有人都不看好她,包括她自己。对现行语文教育普遍不满的声音震撼了她,启发了她“误尽天下苍生是语文!”……因为自身的经历,因为偶然的因缘,她的内心笃定了教育信念,她要以个人之力革新教育现状。二十多年心无旁骛,埋首小学语文经典素读教育实践,她心甘情愿,无怨无悔。她做了这第一个破冰者!

再看韩老师为什么要进行“课内海量阅读”?因为她“洞悉并深痛于传统教学的种种弊端,深得举三反一、反刍、不求甚解等语文学习三味”,故手持一把利斧,上下翻舞,删繁就简,把不必要的枝节统统砍斫,去掉那些充满小聪明的牵引技巧,没有那些处心积虑的旁白导语暗示,学生以一种原生态的主动,投入到读本中去。

因为觉得不合适,所以要摸索改革,要颠覆和重构。一个班级,一间教室,一些孩子,一名老师,一些读物,和心中成长着的语文每天搅拌在一起,日复一日,就构成了诞生成果的领地。她们在静静的一隅,守护纯真,生长智慧;在珍馐和浮华前,保持着对世界的敬畏。她们一直“潜伏” 在语文海洋的深处修炼自己,一旦浮出水面,自然如明月升空,光华四射,照亮了迷蒙混沌的小语教学前进的道路。

(二)最美丽的见证——记录下成长的轨迹。

语文教师的教学写作应当成为持续的、日常的活动。陈琴老师《经典即人生:文字是修正灵魂的良药》、韩兴娥老师的《让孩子踏上阅读快车道》这两本书的稿源几乎都来自她们的博客。她们把整个实验过程中的喜怒哀乐点点滴滴记录了了下来。她们把博客当作沟通平台,做课堂实录,写教学反思,引导家长育人理念,展示孩子学习成果,分享成长过程中的一切。

“早上七点五十,机敏的铿博一见老师进来,马上起头:“弟子规,圣人训!”于是,应和的声音迎上来:“守孝悌,次谨信。泛爱众,而亲仁……”每天,我们都从第一章开始,那几个本来不太会背的孩子也会了。跟着来吧,孩子,不要掉队,我们会等等你,但是,不要太慢——我的眼神盯着那依然左顾右盼的小脑袋,以微笑或鬼脸暗示他。我允许他们偶尔分分神,因为窗外有其它班级的孩子在探头探脑,在好奇这帮才入学两个星期的学弟学妹怎么这么快就背到“若衣服,若饮食,不如人,勿生戚”了?”

“新的一天,在琅琅书声中开始,智慧的天庭因着这书声而渐渐洞开,窗外,南方秋色正浓,阳光轻柔地铺满窗台,在张维良的佛乐里,我发现孩子们变化的灵光——他们竟然会合着音乐哼出声来。这曲子,我听了无数次,并不能哼唱,可孩子们竟然在两周内就熟悉了,储存在记忆中了。一直在跟家长说,孩子什么都不如成人,但记忆是深不见底的太平洋谷底,千万不要让泥沙俱下填满其中的沟壑,要储存纯金般的种子啊!

多么灵动的文字,在读者面前打开了一个光明敦厚的世界。因为心灵的纯静,让每一个平常的日子变得轻盈,变得美丽。我想,幸福是相生的,老师和学生在同一棵树上绽放着花朵,才会互相感恩,互相欣赏。这是师生共同成长的最好见证,这是无与伦比的精神财富。一次次回头看,都能从这样的文字里汲取到滋养心灵的东西。

(三)最重要的是——有开阔的视野和育人的胸怀。

语文是最具教学个性的学科。它的不可教之处在于精神、文化感受的层面。作为一个有着教学思想的语文教师,拥有开阔的视野和开放的心灵很重要。它会让你用一种无知和探索的心态来面对世界,会用坦然的态度来面对自己的不足,会随时接纳最新的事物,并与生活实际相联系,酝酿成课程的资源。

苏霍姆林斯基有一句话:“只有当教师的知识视野比学校教学大纲宽广得不可比拟的时候,教师才能成为教育过程的能手、艺术家和诗人。”陈琴老师酷爱读书,她以自己的精神需要为标尺来衡量,向老师们推荐了11本书。这些书里,我只看过两本:《叔本华的哲理美文集》和《道德经》,实在有些惭愧。不过,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已经买到《世界是平的》和《圣经故事》等5本。正如陈老师所说,在今天,我们并不缺少获得资讯的渠道,缺的是阅读精神。阅读更多的是引发我们内观的自觉,守住内心的宁静,强大我们的心灵,而不是把目光盯住外围世界。陈老师,韩老师在无前人经验的基础上自己独立探索、默默前行,这需要多大的毅力和胆识!我相信是质朴的情怀带给她们的,是饱满的阅读带给她们的。

许多人会想,如果《小学语文教师》主编李振村不发现陈琴老师,如果不是《中国教育报》对韩老师的报道,她们将依然淹没在教海之中,无声无息。她们会哀叹命运不济吗,会放弃她们的努力吗?我的回答是:不会。她们坚信自己在走一条有利于学生终身发展的道路,能像姜子牙遇上文王那样“采而佩之,奕奕清芳” 自然是好,但要是没有遇上,也并不妨碍兰草散发芳香,不会对兰草造成伤害,“不采而佩,于兰何伤”!因为她们是执著的人,是经历过困苦和清寒的人。她们拥有教育家的情怀,教育家的风范,为了心中的梦想,认准的事一干到底,不会动摇。雷夫.艾斯奎斯创造了轰动全美的教育奇迹,但他并未得到应得的所有荣誉。当然,他不会在乎这些。他们都不会在乎这些。 
  

不学诗,无以言。不读经典,何来华章纷呈?我们认同“有满腹经纶的积累,一定会有出口成章的表达” 这样的一种说法。但我们依然会根据自己的能力,尽可能做得稳妥,走得稳健,慢慢完成我们的蜕变。我们将不怎么关注自己是否娓娓道来,课堂是否行云流水。但我们会在把大量时空腾给孩子阅读的同时,丰富表现形式,支持个性阅读,根据孩子关心的问题进行讨论;我们会提供不同的策略让孩子去实践,从而找到最适切自己的阅读方法。“一个能够让孩子的心灵充分打开、让孩子的精神充分舒展的课堂,是最佳的课堂,因为只有在这样一种状态下,人的潜质才能得到最大限度的发挥。在这种自由的氛围里,学生的机敏和睿智,就像花朵遇到春天一样,开放是一种必然。”我们把智慧放在学生身上,充分作用于学生,带着学生在阅读的快车道上奔跑,将更好地提升学生语文素养,到达课程改革的敞亮境界。

参考文献:

1.陈琴《经典即人生:文字是修正灵魂的良药》中华书局 2011.11

2.韩兴娥《让孩子踏上阅读快车道》 湖北教育出版社 2009.7

3. 雷夫.艾斯奎斯《第56号教室的奇迹》中国城市出版社 2009.8

4. 李振村《陈琴,你走得并不孤独》,《小学语文教师》期刊2007.11

5. 刘玉峰博客,韩兴娥“课内海量阅读——农村小学语文教师的一条出路2010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